河北經濟網 > 三農

脱貧的“亮”度——從電力指數曲線看河北阜平之變

來源: 新華社  
2020-10-17 12:44:54
分享:

  在脱貧攻堅決勝之年,河北省阜平縣兩條電力指數曲線引人注意:

  2015年至2019年,全縣年用電量從1.93億千瓦時增長到3.87億千瓦時,五年翻了一番;

  今年以來,受疫情影響,月用電量在前4個月呈下降趨勢,但從5月開始企穩回升,9月單月恢復到0.32億千瓦時。

  阜平地處太行深山區,貧困發生率曾高達54%。今年2月,阜平縣整體脱貧摘帽。

  電力指數是經濟發展的晴雨表。阜平經濟增長動力的源頭在哪裏?近日,記者選取四個具有代表性的場景,去尋找其中的答案。

  場景一:駱駝灣村民宿

  昔日再現:坑窪狹窄的黃土路,低矮破舊的土坯房,家裏最常用的電器是燈泡。長年累月上山背柴火,冬天一家人守着炭火盆取暖,守着大山熬日子。這些,是刻在駱駝灣村民唐宗秀腦子裏的記憶。

  當下變化:駱駝灣作為鄉村旅遊示範村,成為遠近聞名的“網紅打卡地”。今年以來接待40萬名遊客,住農家院、吃農家飯,享受田園風光。夜晚的小吃一條街燈火璀璨,人頭攢動。

  見到遊客,種了大半輩子地的唐宗秀一點都不怯場,侃侃而談。她和老伴在村裏做保潔、搞綠化,倆人每月收入4000多元。她從未想過,這輩子能住上空氣源熱泵取暖的新房,冰箱、電視、洗衣機、電磁爐、電動車等一應俱全。

  記者手記:曾經,貧窮像山裏人無法打破的魔咒。如今,小山村一片沸騰,年輕人紛紛返鄉。阜平的綠水青山變成了“聚寶盆”,全縣去年旅遊綜合收入近4億元,帶動8700多人致富。山門打開了,鄉親們視野越來越寬。

  場景二:平陽新區扶貧車間

  昔日再現:廖玉蘭過去居住的黃岸村地勢陡峭,出行不便。每年入冬,她們家都要囤下柴火,準備燒炕取暖做飯。她之前在外地打工時認識了現在的丈夫,嫁到這個村15年幾乎沒出過村。

  當下變化:廖玉蘭和鄉親們去年住到平陽新區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生活條件好了,家庭和工作兩不誤。新家500米內就有小學和初中,接送孩子再也不用來回折騰了。在安置區附近的手工業扶貧車間內,她和其他60名工人熟練操作着電動縫紉機。時隔多年,之前一直在外打工的她“重新上崗”後,每月收入近2000元。

  記者手記:下山容易就業難。阜平縣建設了37個集中安置區,5萬多人實現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全部由“照明電”升級為“動力電”,配套建設扶貧車間,讓農民就近打工就業,從根本上解決了他們的生計問題。

  場景三:硒鴿養殖基地

  昔日再現:土裏刨食望天收,曾是不少農民的宿命。2018年前,白富慧在草場口村照看着3個孩子和體弱多病的老人,全家收入就靠丈夫外出打零工。村子附近成片的河灘空地上,只有野草在生長。

  當下變化:“咕咕、咕咕……”在空地上建起的硒鴿養殖基地傳來陣陣鴿叫聲。鴿棚裏,喂料、喂水都實現了自動化控制。一個鴿棚養殖2400對鴿子,白富慧和丈夫每個人打理着一個。

  “鴿子得成雙成對養,一對鴿子8至10天下一次蛋。”白富慧説起來滔滔不絕,“我和丈夫每個月合起來能掙14000多元,大夥都叫我‘白富美’啦!”

  記者手記:得益於北京對口幫扶,這個全國最大的硒鴿養殖基地已成為阜平扶貧產業“無中生有”的典範。項目流轉土地2300多畝,全部投產後每年可向市場提供上千萬只富硒乳鴿。產業選擇要精準,更要有“科技含量”,“新農業”大有可為。

  場景四:平房村蘑菇大棚

  昔日再現:貧困户趙立偉是前些年村裏第一批菇農,本來指望種香菇翻身,沒想到差點“貧上加貧”。因為種植技術不過關,不少農户一路走來磕磕絆絆,曾經棄種,讓蘑菇大棚“曬起了太陽”。

  當下變化:趙立偉承包的三個大棚裏,香菇長勢良好。據介紹,每個棚可收入三四萬元,他早就摘掉了貧困户帽子。

  原來,村裏與龍頭公司合作推行二代大棚,公司提供技術指導並負責銷售。趙立偉説,現在的大棚配有風機、水簾,夏天天熱時能降温;還有自動卷閘機,能根據光線變化調整大棚內光照。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時,阜平縣菇農的種植、銷售基本沒受影響。

  記者手記:在沒有食用菌種植歷史的阜平,培育起一個種植面積達2.1萬畝、覆蓋140個行政村的支柱產業實屬不易。前進的道路不會一帆風順,但我們看到了阜平人敢闖敢幹、讓黃土生金的決心。(記者 張濤 齊雷傑 白明山 劉桃熊)

關鍵詞:阜平之變,脱貧責任編輯: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