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經濟網 > 金融

二手房交易被迫用數字人民幣?數字人民幣不能兑換黃金、外匯?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  
2020-10-26 10:46:00
分享:

  每經編輯 孫志成

  近來,數字人民幣備受關注。

  10月9日到18日,深圳市政府和央行聯合開展了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有近五萬人抽中了紅包,手機裏憑空多出了200元數字人民幣,這些數字人民幣長什麼樣子?究竟怎麼花?能買菜、吃飯嗎?跟之前的支付寶和微信有什麼不一樣呢?未來又將怎樣改變我們的生活呢?

  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峯會論壇上,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表示,數字人民幣和紙鈔將長期並存,並解釋了數字人民幣與微信、支付寶的關係,全面解析了數字人民幣在央行中心化管理模式下的特點和要求。

  紙鈔能買的數字人民幣也能買

  據科創板日報,10月25日,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在2020外灘金融峯會發表了關於數字人民幣的演講,針對9月央行副行長範一飛在官方媒體上發佈的《關於數字人民幣M0定位的政策含義》一文中的部分觀點進行解析和分享,同時迴應了數字人民幣與微信、支付寶的關係等關注熱點。

  對於數字貨幣的最新定義,他指出,數字人民幣的概念就是數字人民幣是由人民銀行發行的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由指定運營機構參與運營並向公眾兑換,以廣義賬户體系為基礎,支持銀行賬户送貨和功能,與紙鈔硬幣等價,具有價值特徵和法償性,支持可控匿名。“這是目前這是最新的一版,也有可能隨着研究的深入以及各界的合作這個定義還會再迭代。”穆長春表示。

  對此,穆長春表示概念有兩個重點,一個是數字人民幣是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另外一個點是和紙鈔和硬幣等價,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於M0,也就是流通中的現鈔和硬幣。

  此前有謠言稱深圳二手房交易人被迫接受數字人民幣,也傳言數字貨幣不可兑換黃金、外匯。對此,穆長春迴應稱,這純屬謠言,紙鈔能買的東西數字人民幣也能購買。穆長春指出,數字貨幣在深圳的試點是羅湖區發數字人民幣紅包,並沒有試點二手房交易場景。並強調數字人民幣是法定貨幣,與紙鈔和硬幣等價,紙鈔和硬幣能買的數字人民幣都能買,黃金、外匯也是如此。

  對於M0定位方面,他表示,儘管央行不向發行層收取兑換流通服務費,商業銀行也不向客户收取兑出、兑回的服務費,但運營機構、市場服務機構與商户之間的費用需要通過市場機制,由雙方通過市場化的方式來決定。

  另外,他表示,數字人民幣的兑換和流通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商業銀行承擔向公眾兑換數字人民幣的職能,流通的服務則可以由第三方支付機構以及其它中小型銀行來承擔。具體來説就是,屬於指定運營機構的商業銀行負責根據客户信息識別強度開立不同類別的數字人民幣錢包進行兑換服務,同時這些銀行要和其它商業銀行、機構一起承擔流通服務,並負責零售環節的管理,包括支付產品的設計和創新、場景的拓展、市場的推廣、系統的開發、業務處理和運維等。

  和支付寶微信有什麼區別?

  很多人覺得,數字人民幣和常見的微信、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工具有些類似。

  那數字人民幣和微信、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工具有什麼區別呢?

  據第一財經,穆長春表示,數字人民幣和支付寶微信,兩者並非處於同一維度。微信和支付寶是金融基礎設施,是錢包,而數字人民幣是支付工具,是錢包的內容。電子支付場景下,微信和支付寶這個錢包裏裝的是商業銀行存款貨幣,數字人民幣發行後,大家仍然可以用微信支付寶進行支付 ,只不過錢包裏裝的內容增加了央行貨幣。同時,騰訊、螞蟻各自的商業銀行也屬於運營機構,所以和數字人民幣並不存在競爭關係。

  據央視財經,中國社科院專家楊濤告訴記者,數字人民幣是人民幣的一種新形態,是把流通中的小部分現金進行了數字化替代,這和第三方支付工具有本質區別。

  簡言之,第三方支付平台相當於錢包,而數字人民幣是實實在在的貨幣。2008年基於區塊鏈技術的虛擬貨幣誕生,受到全世界用户的追捧。但虛擬貨幣存在着價值不穩定、缺乏信用支持等問題,助長了洗錢等金融犯罪活動,使金融監管機構查證、規範的複雜程度進一步上升。

  穩定代幣雖然幣值比較穩定,但它的發行方並不一定是主權國家,而我們數字人民幣是直接以國家的信用主權背書發行,更加穩定可靠,甚至可以追蹤到每一筆錢的去向,這有效起到反洗錢的作用。

  在國際上,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早已在多個國家進行。烏拉圭、日本、瑞典都在進行相關的研發。我國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但專家認為短期內應該繼續穩步發展。

  紙鈔將和數字人民幣長期共存

  10月22日,在金融界論壇年會上,穆長春表示,在此次深圳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中,共5萬人次中籤。截至10月18日24點活動結束,累計47573人領取了紅包,佔總中籤人員的95.15%。其中使用紅包支付的業務量62788筆,紅包支付金額876.42萬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像微信和支付寶出現後,人們在生活中已經很少使用紙鈔一樣,不少人擔心,數字人民幣大規模推廣後,會不會更加擠壓紙鈔的“生存空間”,反而給一些不熟悉使用數字終端羣體,如老年人等造成麻煩?

  10月25日,穆長春表示:“在數字人民幣發行過程當中,一方面所有的商業銀行也應該參與到流通服務中來,另外一方面也要保證為包括貧困地區和數字弱勢羣體在內的所有老百姓,提供普惠性的、使用方便的數字化央行貨幣,避免數字鴻溝和金融排斥。我們也一直在研發適合老年人和排斥使用智能終端這部分羣體使用的數字人民幣產品。”

  穆長春認為,在可預見的將來,數字人民幣和紙鈔將長期並存。“我們一直在研發適合老年人或者排斥使用智能終端人羣使用的數字人民幣產品。另外數字人民幣的發行不是靠行政強制來實現的,而是應該以市場化的形式來進行,老百姓需要兑換多少則發行多少,另外只要老百姓有使用紙鈔的需求,人民銀行就不會停止紙鈔的發行。

  10月22日,穆長春也曾解釋稱,數字貨幣賬户並不是和手機號綁定,只是利用手機號進行數字人民幣錢包開立。如果沒有這個載體,沒有辦法發回驗證碼,但這是用作認證的必要信息,並不是和手機號進行綁定的概念。

  他強調,數字人民幣是以廣義賬户體系為基礎的,意思是隻要能夠成為唯一身份的標識,都可以開立數字錢包。今後也會出現以其他認證形式(唯一身份標識)開立的數字錢包。

  已經發現了假冒的數字人民幣錢包

  10月25日,穆長春表示:“已經發現市場上出現了假冒的數字人民幣錢包,所以和紙鈔時代一樣,人民銀行依然面臨着防偽和防假的問題,在紙鈔時代防偽和防假成本高,在數字人民幣時代,要降低防偽的成本,就我們統籌建設數字人民幣的錢包生態,以便於老百姓識別。同時,另外一方面也要由運營機構開發自己的特色功能,提供更豐富的支付和金融產品。”

  10月23日,中國人民銀行公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徵求意見稿從八大方面進行了修訂,其中還提及了備受關注的數字人民幣,為其發行提供了法律依據。

  徵求意見稿包括總則、組織機構、人民幣、業務、監督管理職責、監督管理措施、財務會計、法律責任和附則,共9章73條。從內容來看,主要涉及八大方面:

  一、強調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加強金融宏觀調控。將“促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明確寫入立法目的,引導金融體系迴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根本定位。

  二、修改完善了人民銀行的職責。明確擬訂金融業重大法律法規草案、制定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牽頭負責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和應急處置、三個“統籌”、組織實施國家金融安全審查等職責。

  三、建立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

  四、健全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制度。

  五、進一步發揮人民銀行維護金融穩定和防範、處置系統性金融風險的作用。

  六、完善人民幣管理規定,規定人民幣包括實物形式和數字形式,明確任何單位和個人禁止製作和發售數字代幣。

  七、完善人民銀行的治理制度。繼續堅持中國人民銀行不直接認購、包銷國債和其他政府債券,不向地方政府提供貸款的原則。

  八、健全人民銀行的履職手段,加大對金融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

  此外,對於製作、發售代幣票券和數字代幣,以代替人民幣在市場上流通等行為也做了處罰規定:中國人民銀行應當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銷燬非法制作、發售的代幣票券和數字代幣,沒收違法所得,並處違法金額五倍以下的罰款;不能確定違法金額的,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款。

  編輯|孫志成 王嘉琦

  校對|程鵬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 科創板日報、第一財經、央視財經、科技日報

關鍵詞:數字人民幣,黃金,外匯責任編輯:劉軍